北京德云社官方网站

北京德云社官方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演出信息 >

北晚专访嘻哈包袱铺:德云社第一我就做第二

时间:2019-05-21 14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德云社 点击:
北晚专访嘻哈包袱铺:德云社第一我就做第二

“嘻哈包袱铺”创始人高晓攀

“嘻哈包袱铺”创始人高晓攀

“80后相声”代表高晓攀

“80后相声”代表高晓攀

  东直门南小街上的一家“庆丰包子铺”旁边,就是京城颇有名气的民间相声团队“嘻哈包袱铺”的公司所在地。曾几何时,还有人会把这“卖包子的”和“说相声的”招牌弄混。如今,作为“80后相声”的代表人物,“嘻哈包袱铺”的创始人高晓攀(微博)已经把自己的团队发展成了一个每年演出多达千场,票房收入破千万的演艺公司,别人对他的称呼也从“掌柜”变成了“高总”。

  今年10月3日、4日,“嘻哈包袱铺”将在民族文化宫大剧院举办两场国庆专场相声演出。其中一场是高晓攀的创作专场,他将一口气拿出10个他个人全新创作的新相声;另一场则是由“嘻哈包袱铺”全主力阵容上演的PK专场。为了这两场大演出,“嘻哈包袱铺”全员出动,使得四个平时热闹的嘻哈小剧场不得不停演两天。而以往并不热衷与媒体打交道的高晓攀这次也爽快地面对记者,就相声创作、艺术与市场、挣钱与发展等话题聊了个尽兴。

  为什么说相声其实很难

  记者:这么多年你一共创作了多少个作品?这些作品都是什么内容?

  高晓攀:我一共创作过30多个作品。说的都是各种老百姓身边的社会现象。其中有说住房的,讽刺公关的,找工作的,还有资本运作的……现在动不动就有人找我聊资本运作。

  记者:相声创作是不是很难?

  高晓攀:相声,最重要的是架构、技巧、人物,最后才是“包袱”。但现在整个相声市场、相声演员,是把“包袱”放在第一位,往往忽视了架构、技巧、人物。你看何云伟、金子,他们为什么很优秀?因为他们很重视“活儿”的架构、技巧、人物,“包袱”对他们来说信手拈来,一嘴一个“包袱”。成不成,其实就在这儿了。

  记者:这次嘻哈包袱铺连搞两场专场,有什么目标吗?

  高晓攀:我特想通过嘻哈包袱铺、还有我高晓攀本人的努力,来证明什么是好的相声。因为我觉得现在相声市场比较乱。所以我也很少参加相声圈的事儿。

  为什么说如今市场有点乱

  记者:为什么说相声市场乱呢?

  高晓攀:现在的相声已然不是当年的相声了,会听相声的已经不听了,伤心了;懂相声的人也基本上都不爱听了,听腻了;现在的相声更商业了,没有什么艺术可谈了,这是现在相声的生存现状。大家太注重外在的宣传、包装、推广,但相声的本质越来越欠缺。我很喜欢维珍集团的创始人理查德,他曾经说过一句话:“拨开商业表演,直逼企业核心。”嘻哈包袱铺的现状就是这样,我们和节目较劲,和剧场服务较劲,观众为什么来听相声?是因为你相声说的不错。我现在老说,“退一步原来是向前”,嘻哈包袱铺做到了。我们不去争什么,反而得到很多东西。嘻哈包袱铺现在四个剧场每场都能有八成的上座率,很多人不相信,有人还偷着去我们的票房问。

  记者:有人觉得相声比较乱和“三俗”有关。

  高晓攀:关于“三俗”,我的观点属于中间派。“三俗”现在是很多小剧场相声生存的法宝。但是到底“三俗”不“三俗”,是演员自身的问题。有的人愿意说,有的人不愿意说。像有些很俗的东西,我真的说不出来,那样得到的笑声也很廉价。但为什么有的人愿意说“俗”的东西,是因为演员想上位,想出名,想让大家喜欢认可。现在确实缺乏让相声演员成名的平台,我们应该提供更多的平台。

  记者:那你认为相声的黄金时代应该是什么样的呢?

  高晓攀:我认为相声曾经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,我心目中相声的黄金时代就是郭德纲(微博)最火的那个时候。我个人真的很喜欢郭德纲的相声,也很崇拜郭德纲。

  为什么当初离开德云社  

  记者:你不是曾经在德云社待过吗?那当初为什么离开德云社呢?

  高晓攀:原因挺多的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。那时候也年轻,性格也叛逆,觉得自己有抱负有理想。

  记者:你离开德云社很早。

  高晓攀:是,2004年离开的。我老跟郭先生开玩笑说:“我一走你们就火了!” 

  记者:德云社是2005年开始火起来的,你有想过回去吗?

  高晓攀:2006年我回去了一个月,又走了。那个时候他们缺演员,就把我给找去了。但后来不给我分派演出了,因为觉得我太搅和了,不服管。

(责任编辑:皇冠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